Sakura Ran-沉迷冷西皮无法自拔

樱兰落地白夜长。
何奈无言语惆怅。



一个闲的没事萌萌冷cp,平日吃吃土的中二少女。

【楚留香手游】一些关于武当以及武当居字辈、道字辈、萧疏寒的私人分析和边角料八卦

风凉的阿蝉:

关于武当以及武当居字辈、道字辈、萧疏寒的私人yy小论文


 


掉粉预警。




根据已知信息合理开私人脑洞,大家看看就好,切勿动气,欢迎一起讨论,话说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第一篇小论文贡献给了这个手游,我前几个月心心念着的是写沈谢小论文呢。


私人脑洞,不负任何责任。




 


一、武当的地位


 


游戏职业上,武当是内功远程群攻dps,这个没什么好说,值得一讲的是故事背景里武当的地位,由于游戏本身给出的设定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就从现实中来找找东西说。


 


首先看地理历史条件,武当山位于现湖北西北部十堰市丹江口市境内,在汉江边上,既远离政治中心,又是古时兵家必争的重要战略中心,是交通枢纽,而且植被丰富,气候适宜。文字记载上,“武当县”载于东汉的《前汉书》,“武当山”载于南朝的《后汉书》,而关于“武当”的本来意义其实是有争议的,可能是“以武挡关”,也有人认为是“非玄武不足以挡之”或“以水神玄武镇压火方”(据说天柱峰与附近山峰合起来造型像神龟≈玄武,整体风水符合道教的“神仙窟宅”)。自汉朝以来,武当山就沾着修仙问道的气息,是隐居避世采药问仙的绝佳宝地,《后汉书·朱穆传》里朱穆最后就“隐于武当山,清净不仕”。自然而然的,武当山成为道教文化的重要场所,到了明代就更是辉煌,明成祖朱棣在永乐十五年啪叽给武当山盖个戳“大岳”,意思是这山地位高于五岳,还在武当修了不少宫观。


 


有这么些背景,以十分具有传奇色彩的张三丰为祖师爷的武当派可以说出生条件就得天独厚,在各大武侠小说里也往往都有着不小的存在感。在楚留香手游里,故事发生在明朝,而武当入门剧情就能看见皇帝来参拜,这十分明显地告诉我们武当这个江湖名门正派同时跟朝廷庙堂关系十分紧密,皇帝就是最大金主最硬后台。


 


武当不差钱,这很合理,武当和少林一样立于宗教基础之上,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香客前来上香捐钱,而且皇帝很看重武当,拨款自然不会少,但不差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看似闲云野鹤的武当道长们其实都在朝廷的阴影之下,受到庇护的同时也在被束缚着。我们可以拿武当跟其他门派对比一下,首先是云梦,云梦应该是五个门派里离政治漩涡最远的,毕竟是以治病救人为主;其次是华山,华山是落魄了的江湖名门,与朝廷的关系也比较远;少林是佛教门派,肯定同样受到朝廷比较严格的管控;而暗香作为一个你申不了的冤报不了的仇我们来申来报的江湖门派,最明显承担着“法外执法者”的职责,跟朝廷甚至是隐隐对立的。


 


另外,从蔡居诚一事来看,皇帝对武当是有忌惮的,其实也并不敢随意处置,因为武当的底子实在是很厚,厚到什么程度?出了一个试图刺杀皇帝的弟子,而这个弟子最后全手全脚地逃了,在点香阁里做小倌,武当可能知道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萧居棠的新春语音,少去看二师兄多给我糖葫芦),而皇帝,竟然就这样轻飘飘放过武当了?反正从门派剧情里看,武当上下全除了自愿赎罪的朴道生,全都未受此事牵连,朴道生跪下说我的错我自愿背锅,皇帝也就顺着台阶下嗯嗯行啊萧疏寒耗费真气救了我你们武当免了死罪你朴道生活着受罚吧要不当我皇帝好欺负啊,然后武当的大家依旧开开心心傻白甜地说相声时不时念叨一下朴道生……这固然是因为在一个武侠手游里皇帝以及朝廷威慑与作用极其有限,但更重要的应该是皇帝对武当地位的估量,武当不敢得罪皇帝,皇帝其实也不会轻易让武当难堪。


 


最后总结,我们武当,财大气粗,后台硬,帅。


 


二、武当的组织架构


 


按照金字塔来划分武当诸位,最高阶的无疑是掌门萧疏寒,其下是萧疏寒的师兄弟,也就是道字辈的几位师叔,谦亨长老薛道柏、致虚长老闻道才、常德长老朴道生,接着就是居字辈的五个人,初坤道长郑居和,初离道长蔡居诚(按理来说应该是初艮,但是偏偏是离,如果按照乾坤离坎的顺序,前面的乾又是没有的,但是离和坎暗指蔡邱两人也是非常妙的设计,离是火,坎是水)、初坎道长邱居新、初震道长宋居亦、初巽道长萧居棠再加一个少侠(玩家),最后就是剩下的静笃、常德、谦亨、致虚弟子,静笃应该就是萧疏寒,静笃弟子也称萧疏寒为师父。居字辈的师兄弟应该是萧疏寒的亲传弟子,直接喊萧疏寒师父而且被掌门亲自带在身边修习,是道字辈之外跟萧疏寒关系最亲密的人,他们五个人应该就好像是亲兄弟,而静笃的师弟们则是表亲。


 


大致架构搞清楚后,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各自的职责分工是什么。


 


首先,薛道柏是管功勋的,看他命格玲珑值满点,我猜平时应该是负责处理门派奖励分发、调和各脉弟子之间关系、管理外交事物的,而闻道才这个武痴,不理俗事,毫无疑问,最多只会管管弟子们的武学。掌门萧疏寒要做什么呢?作为大老板,他肯定要决定武当发展的大方向,其他的,也就是管管道字辈无法决定的事情,做一个令人尊敬的榜样人物,有大事的时候主持一下,剩下更多琐碎的后勤工作应该基本是朴道生在操心,破阵子·归鹤盘的神兵利器故事说:“在他心中,朴道生永远是他的好师弟、好帮手。武当山或许可以没有萧疏寒,但是绝不能没有朴道生。”我们也可以这么想,萧疏寒的主要工作是做精神领袖和决策者,而朴道生才是一切计划的实际执行官。


 


大师兄郑居和担负起“纳穗”(这玩意基本可以算给门派交税)的工作,辈分高年纪小的萧居棠管闲趣与会武,神奇的黄乐师兄指挥大家做课业,宋居亦大约是仓管兼形象代言人,就收收大家课业上交的装备招待招待香客。


 


你看到这儿要问,是不是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没事做?是的,我们的三师兄邱居新,成天站在水边供人花痴,就差来个人在旁边弹在水一方,职责可能是在你耳边提醒蔡居诚心术不正少理他,咳,开玩笑的,邱居新天资惊人,是最有望接过萧疏寒饭碗做武当掌门的弟子,不给他安排其他事务,应该也是想要让他专心修习悟道。


 


说到这里,大家其实应该能感觉出来,如果不出意外,居字辈的师兄弟应该是能按照师长们希望那样共同担起武当的,邱居新担任掌门,郑居和替上朴道生的位置,理论上讲好像是十分完美。


 


 


三、夹带私货极其严重的个人分析


 


1、萧疏寒与楚遗风,武当与华山


 


题外话,其实我特别奇怪,为什么萧疏寒叫萧疏寒不叫萧道寒什么的,从这个不拘一格的名字来分析,我总觉得武当未来掌门说不定是我们少侠呢……


 


武当掌门萧疏寒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从外形上来说,是个白发冷面美人道长,从宋居亦的话里看,是一个热衷于在后山捡孩子的掌门,在萧居棠的眼里,是武当三座大冰山之首,蔡居诚的奇遇里甚至透露,他喜欢吃糖葫芦(虽然对蔡师兄很不友好,但我极度怀疑这里是蔡居诚误会了,很有可能是萧居棠喜欢吃,蔡居诚目睹萧疏寒买糖葫芦)。他修为高深,道心坚定,似乎已经达到“大道无情”的至高境界,然而从他对楚遗风和朴道生的情感来看,这显然只是个误会。萧疏寒的“冷”是寡欲淡情,却不是冷酷无情,这未必是修道的后遗症,很有可能萧疏寒就是天性如此,理智冷静,向外索取的欲望少得可怜。他年轻的时候与华山派那一代的七剑之一楚遗风相识,两个人都是少年成名的天才级人物,惺惺相惜也实属正常,神兵利器有写,“萧疏寒与楚遗风初遇的时候便是穿着这套镇玄装,近三十年过去,这套衣服仍是被萧疏寒保存如新,然而故人坟冢却不知在何处。”这里完全可以得出两个结论,年轻时萧疏寒和楚遗风关系很好、萧疏寒是个长情且念旧的人。


 


但身为楚留香和原随云这两大腥风血雨源头的楚遗风却和好友萧疏寒完全不像,甚至可以说截然相反,楚遗风是个热热闹闹的,有着浓烈烟火气息的浪子侠客式的浪漫主义者,他敢和好友萧疏寒的未婚妻李如梦私奔,又敢在后来主动设宴邀请大家解开心结重修旧好,这说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事情。如果那场宴会平安无事也就罢了,偏偏被人设计,赴宴武当华山弟子死伤无数,武当和华山都损失惨重,凶手还扑朔迷离,从武当的立场来说,这个锅楚遗风和李如梦是绝对要背上很大一部分的,幸运的是,已经是武当掌门萧疏寒也许是意外也许出于尴尬,并未赴宴,而是在闭关,武当最重要的力量并未损失。比起来,华山可能还更惨一点,但毕竟惹祸的是华山弟子,武当遭受的真是无妄之灾,所以当时的华山掌门毅然在武当门前跪了一个月,请求萧疏寒的原谅。


 


我觉得以萧疏寒的个性,未必会真的晾着华山掌门让她跪一个月,因为这个跪其实对于武当没有实际利益,而萧疏寒没有显露出过刻意折辱人的习惯,除非他也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华山减轻舆论压力一消众怒,更有可能的是他确实在闭关未听闻这些消息。但是无论他原谅与否,华山和武当这个仇背负上太多人命,已经不是能够随便解开的程度了,所以直到少侠出现时,华山和武当的关系仍然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中。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楚遗风你咋这么能作呢!


 


正式的讲完了,咱们讲点八卦,无论是神兵利器的故事还是打坐当前频道的流言,都可以隐约证明萧疏寒对楚遗风的情愫不太寻常,从人设套路分析,楚遗风这种浪漫自由洒脱不羁的性格百分之九十九会很吸引一贯冷静自持的萧疏寒。然而萧疏寒的感情真挚深沉却绝不浓烈,所以他并不会为此有太多纠结,也许在他看来这甚至可以算是修道路上遇到一个考验,而楚遗风大概根本感觉不到一丝一毫不对劲,最后所有往事沦为一句故人已逝,江湖仍旧风起云涌,却跟萧疏寒也没太大关系了。


 


至于萧疏寒对后辈的态度,想来也不会太过亲近,要不然他的义子萧居棠也不会吐槽他是冰山,但应该十分认真,蔡居诚和邱居新都明显表示过对他的格外尊敬和崇拜,太冷漠的师父是赢不来弟子们的爱戴的,所以他对居字辈的五个弟子还是多有照拂的。但是他确实是不够关注弟子们的精神健康,而且太冷静了——在蔡居诚一事上,蔡居诚提剑要杀少侠的时候,萧疏寒上来打退蔡居诚,说了这段剧情里他最狠的两个字:“孽障”。这个时候我真的有点同情蔡居诚,同情的不是他被骂孽障,而是他捅了这么大的篓子,犯了这么大的错,作了这么大的死,武当都快全体gg了,却仍然没办法换来萧疏寒对他更多的情感流露,只有一个“孽障”而已。看得出来萧疏寒明显发火动怒了,但是并没有失态,也没有什么痛骂或者规劝的意思,而这种状态绝对不符合蔡居诚的期待。萧居棠是萧疏寒的义子,萧疏寒作为师父和掌门是很不错的,做父亲可能不是那么称职,而萧居棠机灵活泼生活丰富心又比较宽,掌门义父师叔师兄宁宁他都能跟他们亲近,显然也没在萧疏寒一个人身上寄托太多不切实际的东西,郑居和跟宋居亦对萧疏寒的感情都还很正常,而邱居新和萧疏寒对彼此的态度则是最健康最积极的,偏偏蔡居诚却很可能在萧疏寒身上寄托了“父亲”的这一层东西。蔡居诚不懂萧疏寒,而萧疏寒也没有精力浪费在搞清楚他发病原因上头。


 


 


2.居字辈五人,邪恶值满点的老大,背叛师门的老二,冰山三号机的老三,后山的傻猴子老四,未成年出书大手老五


 


许多小伙伴都对温柔和善的大师兄命格里邪恶满点一事感到震惊,同样邪恶满值的蔡居诚搞了个大事,那郑居和会做出什么呢?基于此,有不少小伙伴认为蔡居诚走到最后那一步,背后兴许有大师兄的推波助澜。这当然是个合理推测,但是并没有什么实际证据来证明,无论是npc的对话,各种书籍,还是神兵利器上的故事,都没有显露出郑居和在幕后策划一切的蛛丝马迹,门派剧情中也没有任何不流畅不自然的地方,郑居和不露锋芒的行为其实是能有理由容易理解的,并且郑居和还是纳穗npc,所以喜欢大师兄的也不用太过担心,一个武当,掌门亲传弟子里五个就有两个搞事背叛武当,这说什么也说不过去啊,除非武当上下集体眼瞎,当然了,文案会不会为了圆上这个邪恶值而强行搞事我也不能下定论,反正我的态度,就目前剧情来说,如果官方剧情后期真的把蔡居诚做错事的幕后黑手归到郑居和身上,这缺乏埋线和伏笔,剧情逻辑并无高超之处,会显得很牵强。(这也基于我对蔡居诚的分析和判断,对蔡居诚看法不同的人也许并不如此认为。)


 


说了这么多我们还是需要面对郑居和邪恶满点这一客观事实。怎么理解呢?就算同样邪恶值满格,蔡居诚跟郑居和性格有着巨大的差异,他们所追求的的东西未必相同,做出的事情也不一定相似,坑蔡居诚郑居和图什么?难道是偷税犯想看武当GG?而且我更偏向于邪恶值代表的是内心的标准与观念而非外在显现,蔡居诚之所以邪恶满点并不是因为他做了错事,而是他本身对事情的道德标准属于“邪恶”的范畴,他才会理直气壮地做出那些事情,但人内心相信的东西不一定完全符合外在规范准则,很多人有偏离俗常的邪恶念头,却也清楚外在标准,郑居和就算不相信程序正义,但也未必做的就是陷害师弟的事情。另外的一个非正经解读是,郑居和的邪恶值都是他喝醉后达成的,神兵利器里有“北冥盘是郑师兄喝醉的时候丢出去的,恰好被老五看到了而已。”这段,喝醉的郑师兄乱扔北冥盘,还有十一岁的郑居和划破过向闻道才借来的北冥履,这位老妈子大师兄也并不是全然的可靠老好人。


 


说完大师兄来说真·传奇人物蔡居诚。从门派剧情看,他蠢毒还偏执,严重被害妄想,从点香阁来看,他心胸狭窄,易怒,嘴巴坏,道德淡漠(其实脸皮挺厚的,要钱要的理直气壮,认怂耍横秒秒钟切换,不是那种通常意义上高道德标准容易羞耻的傲娇),但同时他依然保有强烈的情感需求,他那个奇遇我觉得完全不是洗白,只是沿着原设丰富人物,他发疯的原因之一就是过于强烈又得不到满足的情感需求,所以他会表现出对朴道生萧疏寒的挂念实在是正常不过,这不是他所谓柔软的善良的部分,而是他本能的需要和反应。


 


先说说蠢这一点吧,不蠢的话蔡居诚就搞事成功了,就一个普通反派,那人气绝对不会有现在这么高,说不定根本没粉,毕竟手段实在下作,幸好他蠢。合作伙伴翟天志也不算个聪明人,但能坑到蔡居诚,证明蔡居诚更算不上聪明睿智,注定做不成大boss。但是一个还会骗少侠送香的人,就真的愚笨不可及吗?No,我认为蔡居诚硬件智商其实合格,他最大的问题,自我,自私,他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所以一旦搞大事就很容易失败,因为他完全没有考虑到外界现实情况,也没有需要顾虑外界的这种认知。他说他顺风顺水过了十多年,后面一切糟糕的原因都是邱居新的能力和萧疏寒的听之任之,但凡逻辑正常的人一听就知道他纯属病人的思维,因为少侠是真真实实先相信他却又被他坑过的,知道这个人其实不存着什么留情的心思,恶劣之极。他太自我了,尤其前十几年的顺风顺水又给他造成了一种“我就是该这样”的错觉,没人来提醒他,于是他只看得见自己的痛苦,放大自己的痛苦,武当也好,萧疏寒也好,他在刺杀皇帝时,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武当和萧疏寒该如何自处,但是他却敢把罪责怪到萧疏寒跟邱居新头上,一点点理虚的感觉都没有。别人都该关注他,对他好,他好的时候自然对别人也都是好脸色,但是别人究竟如何,他可能连想都不会去想过。


 


再说说他偏执吧,他是因为未来的掌门接班人选从自己变成邱居新才开始发疯的,但是我认为根源其实不在于掌门之位,蔡居诚说不定挺向往权力的,但那也不是他真正所求,要不然他应该从小就为自己谋划安排,他对于掌控他人承担责任其实看不出有多少执着,他偏执的是“萧疏寒的接班人”,掌门之位相当于一个认可,是整个武当上下以及萧疏寒的认可和关注,相当于他从小对自己安排的人生目标和道路,他觉得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可现实告诉他,并非如此,而且竟然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这种落差与愤懑不平,所以他就往扭曲之路一路狂奔越走越远。


 


武当的整体氛围非常轻松和谐,很符合道教文化里的闲散感,顺其自然,不必强求,几块冰山也都道心坚定心理强大不为外物所动,在这种氛围里,出现了一个尖锐的,心思敏感的,感情浓烈却阴沉的“我偏要勉强”的人,当然格格不入,就像一个甜的腻人又冷得惊人的冰淇淋挤在热乎乎的温暖白馒头中间,武当其他人没疯,那蔡居诚就会被逼疯。吃点苦头不知道他能不能稍微从自己的世界出来看看,其实他又算什么,比他惨的大有人在,他手上明明还攥着珍贵又难得的爱,何必把它们扔开。


 


还有,有些人会认为蔡居诚缺爱,我觉得这很站不住脚,蔡居诚从小是不缺爱的,从他的自述和他极度的自负自傲里也看得出来,朴道生对他那是没话说,武当整体又都轻松和蔼,师兄师弟们对他的关照关注应该不少。要说无父无母,居字辈五个人全都无父无母,处境是很相似的,只有蔡居诚搞成这样,跟他自己的性格关系很大。症结在哪里呢?就在我前面说的,他对情感的需求,他要的不是那种光是温暖就好了的情感和爱,他要的一定是符合他想象与期待的情感和爱,他不随和,他不明白人的求而不得皆属正常,他就要勉强,哪怕以自我毁灭的方式轰炸掉他不满意的一切,从这一方面来说,我觉得蔡居诚其实根本没长大,他还停留在孩子式的思考模式里,人都是先学会自爱,再去学会对外界释放爱意的,在跟外界互动的过程中完善“爱”的能力,但是长不大的人就会只停在自己的世界里。


 


去观察小孩子就能发现,他们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时,往往不惜以伤害自己的方式来引起关注,同时来惩罚和报复没有完成他要求的父母长辈,他明白自己的重要性,却反而把自己当成筹码,“你不答应我就去死”这一类的威胁经常出自于一些巨婴之口,蔡居诚虽然没有这个意识也没有说这样的话,但他潜意识里是就是这种逻辑的,所以被抓之后还会撕心裂肺地喊“你看看我啊师父”。


 


再聊邱居新,这个嗯嗯师兄台词少,但令人印象深刻,我记得在门派剧情里,少侠问他蔡居诚,他的回答是,他这个人,我不方便说,你去问别人吧。他看着呆,但通透得很,他作为当事人,作为被蔡居诚the one 针对的对象,作为引起蔡居诚发病的过敏源,他知道自己对蔡居诚的判断很难维持一个客观的标准,而且他说的话要是传到蔡居诚耳朵里就更糟了,索性打发一无所知的少侠去问别人。他对自己的道德要求是很高的,说蔡居诚也是“心术不正”,而非更多谩骂轻蔑之词。他一开始和蔡居诚关系是不错的,两个少年大概颇有棋逢敌手惺惺相惜的感觉,然而世事变迁,人总是都要变的。邱居新对此事说完全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和萧疏寒很像,虽然不硬但冷是不打折扣的,他也有情感,跟师兄弟们相处不错,提起郑居和扔盘他忍不住笑啊,还有他去借重阳匣的微笑吓人事件啊,他和愣硬又傲娇的闻道才是不一样的,他其实挺好相处的,就算教训调皮捣蛋的萧居棠时也应该是公事公办教育他而没有真的生气,可是这些情感不足以成为修道路上的牵绊,所以你虽然天天听他说蔡居诚心术不正你别理他,却感受不到他为此而停下自己追求前行的脚步。


 


我觉得他甚至不恨蔡居诚。他现在称呼蔡居诚是直呼其名,但在以前没闹掰的时候应该是会叫师兄的,但是当这个师兄半夜行刺毫不留情之后,邱居新应该就不可能再喊他师兄了,邱居新对自己道德要求很高,对别人的要求也不低,既然蔡居诚抛弃师兄弟的情谊以如此手段行事,邱居新也就不会在称呼他为师兄,反而宋居亦和萧居棠虽然会多有吐槽抱怨,但是他们却会保留着喊蔡居诚师兄的习惯,在他们看来,蔡居诚所作所为,还比不上他不讨喜的性格令他们在意。萧居棠年岁小,可能他有记忆以来,蔡居诚在武当的表现就比较糟糕了吧,所以他对于蔡居诚似乎没有任何纠结与复杂的态度,但是由于他是萧疏寒义子,我很怀疑蔡居诚对萧居棠其实还是比较在意的,不过剧情里没有展现出来,也就不胡乱猜测了。


 


说到宋居亦和萧居棠,感觉一下就要进入相声会场。宋居亦十六七,比少侠还小,萧居棠只有十岁,这两个人都还在开开心心地玩不怎么想事的阶段,再重大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天也塌不下来。少侠吐槽萧居棠像后山的猴子,看着精明实则没那么聪明,萧居棠则吐槽你直接说他傻呗,还说宋居亦的私房钱都被他搜到过又重新藏好了。看来宋居亦大概是团宠地位了,他随和满点,人脾气很好也不生气,逗比担当心也宽,上有师兄下有师弟,都对他无可奈何又十分宽容宠溺(误),他承了郑居和的衣钵接待香客,人气颇高,但说怂就怂,甚至会抱着郑居和的大腿哭得梨花带雨,和萧居棠小魔王一起上蹿下跳,被罚估计是家常便饭。从小传里看,宋居亦还喜欢喝酒来着。他自称非著名闲人,也是很有自知之明。


 


萧居棠,以十岁稚龄,一力担起武当八卦传播的伟大事业……啊呸武当奇观系列的撰写和出手,作为执笔者,他很辛苦地卖书赚钱,还有一个高远的目标和理想:娶宁宁。(林蔓薇is watching you)可惜求道之人不能成亲,允悲。据小道消息,连小黄书都有可能有他的参与,萧居棠实在是深不可测,虽然他只是个外表酷似小孩实际也是小孩的喜欢吃糖葫芦的一被嗯嗯师兄治就特别乖巧的混世小魔王。萧居棠对郑居和是不怕,相反的是郑居和经常很头疼他,都防他如防狗了却还是防不住捣蛋同伙宋居亦,郑居和这个大师兄,真是天天都在心累中度过吧。



评论
热度 ( 2418 )

© Sakura Ran-沉迷冷西皮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