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 Ran

樱兰落地白夜长。
——何奈无言语惆怅。



十秒跌进十个坑技能 get√


【也差不多是条咸鱼了x
嘛qwqwqwq
安详作死 [躺平

【快新】隔(表示自己是在作死XD)

啊啊啊啊啊我实在作死
其实是群里的作业然而我并没有写完XD
反正就当工藤君生贺和3500+罚文一起写啦(不你
原谅我的文笔废OTZ(求不打脸
——OK!下面放文!(表示只这么一点我好欠揍XD(你还好意思说【冷漠(不


0.
       我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我走在一片花海,海中有我最思念的那个人。
       他对我笑着说,名侦探,名侦探。声音十分柔和,熟悉无比但又陌生,空洞而遥远。
       那个白色的小偷,是什么时候偷走了我的心呢?我不知道。
       我鬼使神差跑向了他,两边的花自动分开了道路,像事先预料到了我下一步将落在哪里。花朵们都骚动起来,沙沙声不绝于耳。
       而我就在那一片花海中,追寻着他的脚步,看见他一步步引导我走向深处,那片深不见底的灰暗。
       但我不在乎。 
       不知多久,他停了下来,我也停了下来,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隔着五米左右的花海相望。
       名侦探。我听到他平静地唤着我,你知道吗,这个梦,就预示着结束。
       为什么?
       他笑了笑,灰蓝色的眸扫过我,直直看向地面:你没有发现吗?
       我忽然打了个寒噤。因为我看到了,我身前一片艳丽的血红色花海,花瓣与花蕊在天空中飘扬,散发出点点清香将我们轻轻推开。那黑色的花蕊就像一只只冰冷的眼睛,冷淡却又带着嘲讽,没有丝毫人性的眼睛。
       我想踏上前去问个明白,却不想那些花儿竟然带着他向后退去,然后我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像一堵厚厚的墙,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而血红色的花海就那么挡在我面前,让我看着他越退越远,直到我只看到对面的白点。
       我张了张嘴,伸出的手又僵在了半空,然后缓缓垂下。因为我明白,我们真的是两相隔了,被这片花海,被生与死。
       他静静地看着我,眼里的光芒我无法看清。只是隐约看到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虚幻的笑意,如同昙花一现,一闪即逝。
       哗哗的流水声不绝于耳,我看着他缓缓转过头去,渐行渐远。
       脚下似是绊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颗闪着蓝光的宝石,光里似乎还透出一点红色,像是鲜血反射出的光,许是那些花的反射,许是钻石本身便有的色彩。
       听他说过,他一直在寻找一颗宝石,有两层的宝石。我弯下腰捡了起来,发现那颗及我半个手掌大小的菱形钻石上红光并未消减,甚至更加耀眼。那红光竟是直接盖过了原本的蓝,直直逼向我的眼睛。
       我一愣,再抬头时,对面的人已不见踪影。就像他没有来过一样,黑雾弥漫,只有那些花充斥着不安。
        我就那么空洞洞地看着花海背后深邃的黑暗,站在那里,久久不语。
       喂,基德。你的宝石,可在我这里啊。我自嘲地笑了笑,收起那颗诅咒的宝石。
       我早该明白的,侦探和小偷在一起的可能性,以及老死不相往来的可能性。
       一生,一死,阴阳两隔。
       也许我也只能一辈子活在这个阴影里。
       因为那花,是曼珠沙华。

1.

       「It's the show time!」
       又是这样。
       江户川柯南带着口罩,静静地倚在天台的门背后,听到门背后那人嚣张又充满自信的话语。
       多少次了?他追逐着他的脚步,无数次与他对面……江户川想。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摸不透怪盗的心思——当然,现在同样摸不透。他还记得他说过“怪盗即使喜欢上侦探,也没关系吧?”或许至今,他都没有想过真有一天他会以这样的感情来面对那个小偷。
       忽然想到当年消灭组织的那一天,他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受伤的他——
       「放心,名侦探,我不会让我们死在这里的。」他犹记基德脸上的笑意。紧紧把他搂在怀里的小偷承担了爆炸大部分余波,嘴角那抹鲜红毫不意外被江户川看在眼里。
       「你没问题吗?你都……」江户川有点着急,可后半句在看到基德闪烁着光芒的眼睛时又硬生生吞了下去。「……我,仅仅是想说你都成这副德行了还想冲进去,不是找死吗……」
       「不……」基德眼里闪过一丝温暖,「名侦探,听我说。我现在是跟你站在同一条线上,你目前又是孩子,所以还是要交给我这个专业人士来完成最主要的任务。现在你应该做的不是在这里替我担心,你要做的是照顾好你自己不被那些人伤害!我自己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你也不用担心。」
       江户川感觉到他抱住自己的力度突然猛地一紧,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揉进怀里,力道之大使他喘不过气来。「对不起,名侦探……」他好像听到了基德喃喃自语的声音,有点寂寞,有点歉然。虽说声音较小,但他仍然听得一清二楚。
       冥冥中他突然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基德会出事,而且绝不会是小事。
       然而江户川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我明白了。我会争取的。」
       会好的。他心里自我安慰着,基德会照顾他自己的。不必担心。

       可是,真的能不担心吗?

      “喂,小朋友,你在这里干什么啊。这里可是天台哎。”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江户川转头,被手电的灯光闪得睁不开眼睛,“啊,对不起啦,”他眯起眼睛,抱歉地笑了笑,“我只是想来吹吹风,看看风景罢了,顺便喂喂鸽子。”说罢推开了门——

       门后什么都没有,夜幕下米花饭店的天台与以前并无二致。凉风吹过,像谁在哼起轻快的曲子,打着卷儿扑到江户川脸上,把他额头上细碎的头发撩起,吹开。 

      “……”江户川沉默了。果真,又出现幻觉了么。

       “小朋友,你的鸽子不在这里吧。”工作人员奇怪地道。

       “啊,是……”江户川注意力基本全部放到了空荡荡的天台上。他回想到他们几次在这里碰面,回想到最初他站在天台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侦探不过是跟在怪盗身后吹毛求疵的艺术家罢了……」

       “小朋友,小朋友?”一只宽大的手掌伸过来在他眼前挥了挥,“你在听吗?”    

       “啊,抱歉抱歉。”江户川柯南回过神,才发现两名工作人员早已站在他的身旁。他尴尬地笑了一下,挠着头道,“对不起啊叔叔,我刚刚在想事情······”

       我在想,和那个小偷的回忆。

       虽然他不在了。

       “而且,我明明和鸽子约好了今天见的········”

       正说着,鸽子扑棱棱飞上了江户川肩头,歪头好奇地看向工作人员手里拿着的手电。

        “咕?”



【表示还没完XDDDDDD

【黑羽和组织还没出现呢w咋可能就完了23333

【虽说他出不出现也无所谓【别听这人瞎说XD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Sakura 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