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 Ran

樱兰落地白夜长。
——何奈无言语惆怅。



十秒跌进十个坑技能 get√


【也差不多是条咸鱼了x
嘛qwqwqwq
安详作死 [躺平

瑶瑶生日快乐!!!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10.

       鸽子扑腾着灰黑的毛,焦急地用喙啄着窗户,哒哒哒的响声不绝于耳。江户川柯南无奈地瞥了它一眼,打开窗户放它进来,看着它降落在课桌上收起羽翼,扭过头梳理起自己的羽毛。

       “真是的……这么不小心啊,全身都是灰。”他懊恼地揉了揉头发,“又跑去哪里钻土堆了吗?”

       “咕。”鸽子急促地叫了一声,在桌子上一跳一跳,脏爪印清晰地印在了书上,像一张张莫名的奇妙的图片。

       “喂喂,别乱跑啊!”江户川嘴角抽了抽,赶忙捉住胡乱在桌上蹦跶的鸽子,“这可是教室!”感谢老师,他的座位正好在窗边,鸽子又仅仅在他的桌子上乱跳,不然连鸽子飞向他的时候,喷嚏都会伴着一路。

       也幸好这会是下课,不然一只鸽子突然跑来啄窗户,上课的老师恐怕要么吓一跳,要么直接不耐烦地赶走了吧。

       说来也奇怪,这只鸽子跟了他一年,还是头一回来学校;又卡了大课间这个这个好时间找他。果真基德养的鸽子智力都能稍高吗,还是他本身毕业在帝丹?那样的话这只鸽子也早就老死了。

       难道这只鸽子一天到晚跟在自己身边?也不会啊,他可没见过基德身边时时跟过几只鸽子——当然,排除他为了魔术表演特意把鸽子带在身边这种事,那个小偷上次在他面前全身站满鸽子消失的事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不过也不排除它每天受它主人指示来跟踪自己的可能。

       想到那家伙还没死,江户川就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那个自己认识的怪盗基德已经消失在了那场火中,现在的怪盗基德已不是他所认识的,是与他完全没有交集的人;而他也无法竟去将中断了一年的记忆连接起来。

       他同样不想去重复舔舐刚结血痂的伤口。

       “咕?”江户川回过神来,鸽子正乖乖被他用手抓着,只是歪头看着他;他看着鸽子清澈的黑眼珠,再一次想到了月光下魔术师带着狡黠又同样清澈的眸。

       一瞬间失神。

 

 

       “柯南?”圆谷光彦的声音将他再次拖回现实,少年侦探团的其他四位成员正围在他桌前注视着他,眼神都带着写奇异。

       “你在干什么啊?鸽子都快被你勒死了!”小岛元太愤愤然道。

       “哈、哈啊?!”江户川连忙放开手,解脱了的鸽子连忙扑扇起翅膀:重归自由的感觉真好……

       结果是,鸽子一扇翅膀,空气中就开始弥漫起尘土味,弄得人鼻子痒痒。

       “……”全员无语。

 

 

       “我看过报纸了。”灰原哀淡淡地开口,“你为什么要回拒抓捕基德的行动?”虽说在问,可语气和平常讲话差不多。

       “明明他失踪的时候,你那么消沉。”

       江户川决定不回答这个问题。

       “……要你管。”

 

 

       于是那一晚,当毛利小五郎带着毛利兰出去抓基德的时候,江户川柯南便以“不舒服”为由待在了家里,无聊地看起了电视机——还是一样尺寸的小,有时候江户川都怀疑自己看这台电视会不会看坏自己的眼睛。

       但是时机貌似不对。

       当江户川换了十余次台,节目不是赛马打麻将就是关于怪盗基德出现的直播时,他直接关了电视机决定去复习小学无聊的功课。

       然而外界的巨响和脚下轻微的震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远方的爆炸声是如此响亮,火光照亮了半个天空,连云都被染得血红。

       一如那天晚上,基德彻底消失的时候一样。

       江户川柯南呆滞地望着远方的滚滚黑烟,听着救护车和警车连续不断嘈杂的鸣笛音,眼里毫无焦距。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爆炸的地方——是有毛利父女,有中森警官的地方;也是怪盗基德预告作案的地方。

       他突然想起了基德在一年前毁灭组织时所说的那句话。

       「别忘了我,新一。」

       一切都显得那般虚幻。 





【最后那段剧情还有人记得吗)x。

评论 ( 7 )
热度 ( 14 )

© Sakura 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