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 Ran

樱兰落地白夜长。
——何奈无言语惆怅。



十秒跌进十个坑技能 get√


【也差不多是条咸鱼了x
嘛qwqwqwq
安详作死 [躺平

无言【黑羽生贺

卧槽!第一个短篇啊wodema!!!【为自己鼓掌.gif】(分明是没来得及好好写断片了的文……

黑羽的生贺w【什么鬼x

*小学生还不如的文笔x

*极度ooc)x。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OK。











0.

       你在等谁?

       ——啊啊,在等一位老友……

       可他不在这里。

       ——……

 

 

       无言,只余沉默。

 

 

       呵,他当然不会在这里了。

       谁能阻止你去做那件事呢。

       不是吗,侦探先生。

1.

       怪盗基德静静地伫立在天台,让风吹过耳畔,掀起洁白的披风在空中飞舞。几乎听不到楼下粉丝一浪高过一浪的助威声,同样对警车急促的呜鸣声视若无睹。他只是站在那里,闭着眼感受楼梯处细微的音响。

       ——来了。他兴奋地想到。

       “哟,名侦探。”

       猛然一睁眼,他险之又险地躲过一个飞速袭来的白色不明生物,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在脸上荡漾开来。

       还是这么特殊的问候方式啊。

       “基德,”小学生略带恼怒的声音响起,“有本事下次你别给我躲。”

       不躲,我难道是要让你拿足球把我脸打得毁容?黑羽快斗表示谁会那么傻跑去当靶子,名侦探踢的足球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偷偷瞥向江户川的鞋,在看到鞋上滋滋闪现的电光时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他能预见自己被击中后鼻青脸肿的凄惨模样,或者是麻醉针正好射中他……好吧,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黑羽快斗这样想着,暗暗咽了口唾沫。

       “——说吧,交易的条件。”

       “啊?”思绪还在关于“名侦探会把自己如何如何”的怪盗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木愣愣地看向侦探写满“你怎么回事”的眼睛。

       “……我说,你所说交易的条件是什么?”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重新说了一遍,声音里明显是不满,“你怎么了?分明是你说的交换条件。”

       “啊?啊!哦。”黑羽这才回魂,“我是想说——”

 

       “怪盗基德——”中森银三的大吼中断了谈话,“你果真是在这里!”

       “啧。”此时两人竟是无比同步地发出了不满的嘘声。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江户川柯南斜瞥了一眼基德,“看来这次似乎不行了哦?”

       “没事,”基德对他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又不是只规定夜晚我作案时才可以见面讨论。”

       “……你要我跟你在大白天、找个地方解决?”满脸的无语,“拜托,我可不想大白天的被当成帮凶来使。”

       你现在不也是。黑羽腹诽,但没敢说出来。

       “……说吧,哪里。”

       “喂喂,你刚刚不是还不去吗。”基德有点好笑。

       “我改主意了。”江户川白眼,“咋的、不行?”

       “额、咳咳,没,可以。”怪盗的眼角跳了跳,决定不去深入思考侦探的思考方式,“那么……”

       夜长,人却不静。

2.

       江户川柯南踏着重重的脚步,推开了天台的大门。

       吱呀——

       白色的身影早早便已等在了那里,扬起的披风划出优美的弧度。

       “哟,名侦探——”

       没有回复的声音。侦探沉默着,沉重的步伐仿佛敲击到了心里。

       “……名侦探?”

       怪盗转身,却看到身后什么都没有。

       他哑然无言。

       多少次了……这幻觉没完没了了吗?他皱眉,正欲转回身去,带着温热的手突然就抚上了他的脸,似乎还摘去了什么东西。怪盗一愣,扭头一看,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正怔怔地看着他的脸,手上还拿着他的礼帽和单片眼镜。

       “你果真和我长得一样……?”

       反射弧较长的基德才反应过来,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脸——戴着单片眼镜的感觉消失了,所以名侦探他、他似乎真的是——看到自己的脸了?

       想到这里,怪盗心一抽,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反正是名侦探,还是合作伙伴,被看到脸应该没什么关系……等等???

       “名、名侦探,你恢复了?”

       没想到的是,他会闭口不言。

       无言,只有沉默。

       “那么,名侦探,暂且不说这个问题了。”基德略显尴尬地道,“你——”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工藤新一飞快打断他的话,“你不需要知道。”说罢,转身就要走。

       “可是,一年了,这一年你去了哪?”怪盗顾不上什么其他的,拉住侦探的衣袖,忙道。

        “消灭了组织,你为什么就销声匿迹了?哪里都没有你的影子——”

       是的,哪里都没有。

3.

       交换情报终究是有好处的。

       同时消灭两个组织的那一天,第一次合作的两人简直就像一对亲兄弟般配合默契,直至两个组织联通爆炸的那一秒。

        就是在那天,火光与黑暗交织着旋舞,快感与悲伤被满目猩红掩盖。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4.

        “复仇早就结束了,你更没有销声匿迹的理由啊?”怪盗百思不得其解。一年多的等待换来茫茫未知,他想明白,在他宿敌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不是不想出现。”工藤新一缓缓道。

        “只是,不能出现啊。”

        “……什么?”

        有什么碎片,从自己脑海中缓缓浮现,然后炸裂开来。

5.

       「那么,时间就确定在六月二十一日咯?」江户川柯南咬着冰淇淋棍,略显含糊地道。

       「当然。」黑羽快斗保持着从未改变的微笑。

       六月二十一日,他会亲手报了组织与他结下的弑父之仇。

        ……

       「基德,快跑!」江户川对前方正欲来援救的黑羽大喊,「来不及了!炸弹马上就要爆炸了——!」

       「可是名侦探——」黑羽焦急地回复,「那样的话,你也会粉身碎骨的!」

       距离炸弹爆炸,还有二十秒。

 

       「为了公众的利益,我会这么做,也会承担一切后果。」他的语气从未如此平静过,「侦探的职责就是这样的,可以保全大众的平安,我一人的小小牺牲又算什么?」

       毅然决然地,他冲入了火场中。

       距离炸弹爆炸,还有十五秒。

 

       「这个给你!」江户川一把拔下显示屏上的U盘,隔着熊熊火焰抛向外面手足无措的黑羽,「会有用的!」

       「可是,名——」

       「快!」他怒吼的声音回荡在火场中,「不要管我!你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这是你应尽的义务!」

      「拜托你了……基德!」

       距离炸弹爆炸,还有一秒。

 

       “轰隆——”

       漫天火光,吞噬了一切。所有仇恨现在看来都变得虚幻起来。

       「名、名侦探……」

 

 

 

 

 

       “这、这些,是什么?”

6.

        回忆结束。

       怪盗呆呆地看向越来越虚幻的工藤新一,没注意到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一颗颗滑落,晕染了洁白的衣服。

       “那么、名侦探,你……”

       工藤新一没有回答,抿了抿嘴唇。

       「我说了,为了公众的利益,我会欣然接受一切后果。」

       仿佛耳语似的,他嘴唇嗡动。

       “明白了吗,基德。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或许有些残忍,但让你从幻觉里挣脱出来,回到你原本的生活,或许更好。

       “原谅我,只能在今日给你这样的答复。

       “就当······是给你最后的生日礼物好了。”

       被抓住的衣袖,一点点松了开来——或者说,已无法被抓住。

        



       再见,黑羽。

7.

       原来,我等了你一年,仅仅是在等一个影子啊。

       可是这已足矣。

8.

       空荡荡的天台上,只余黑羽快斗一人。
     
      无言,仅余沉默。 
   
       ——啊,我在等你呢,名侦探。
9.

       ——你在等谁?

       怪盗基德保持着不变的微笑,轻轻回复:

       “啊啊,在等一个很重要的挚友。”

       他叫工藤新一。



       ——······

       无言,只余沉默。


       Fin.

       
















没办法qwq

冒着生命危险的,我来发文……

【世界再见.JPG】



【确定这样在人家生日时捅个刀子真的好x

评论 ( 9 )
热度 ( 24 )

© Sakura Ran | Powered by LOFTER